相关文章

关停或整改? 河北武强东北助剂污染事件陷僵局

  河北省武强县政府、东北助剂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北助剂)、地方居民之间的沟通依然没有实质性进展,此时居民围堵化工厂已经接近一个月。

  “我们的要求还是让厂子搬迁。”一位村民说。但东北助剂武强分公司的经理王宏训却说:“我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武强县委宣传部则态度鲜明:“停产整顿,解决(矛盾)之后再开工。”

  东北助剂的前世今生

  东北助剂成立于1952年,原名沈阳新生化工厂,是中国首家促进剂企业,后更名为沈阳东北助剂化工有限公司。当年公司的总工、现在沈阳某国家机关干部回忆说,上世纪末,因为公司设备不能满足“一控双达标”要求而停产,技术、设备全部转让。

  而如今的东北助剂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则是,原沈阳东北助剂化工有限公司通过地方招商引资,以与衡水大陆化工有限公司合资的形式,于2002年整体搬迁到河北武强工业园,所有的管理、技术人员和设备也全部迁到河北。

  这家历史悠久、获得过多项荣誉的企业搬迁到武强县以来,依托衡水市橡胶加工产业发达的区位优势,公司迅速发展壮大。

  “行业前三名,产品品种最齐全。” 王宏训这样评价,“公司还是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全国各地的工艺都从我们这里学习、选择。”

  虽然王宏训并没有详细介绍具体采用什么工艺,但根据相关行业论文,目前国内促进剂M(噻唑类促进剂的重要品种)的生产主要以苯胺、二硫化碳、硫黄为原料进行反应制得,从反应条件上分为高压法和常压法,根据后处理的不同又分为酸碱法和溶剂法。二者共同的缺点是:反应产生的大量硫化氢尾气难以彻底治理、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且反应时间长、生产效率低、消耗高、“三废”污染严重。

  环保之辩

  “废水产生量每天600多吨,但我们建有2000吨/日的污水处理厂,臭气治理用的是克劳斯炉。”王宏训说,“并且全部装有在线监测设备,并与省环保厅联网。”

  对于村民们“废水通过围墙孔洞外排”的说法,他坚决否认,并带记者到围墙内实地验证。“内外不通。”他怀疑有人故意制造假象。

  即便如此,臭气的弥漫在10年间还是不止一次地激怒了周边数公里范围内的居民。而在公司堆放固体废弃物的场所,数十个黑色大油桶露天放置,里面是生产过程中的废弃物,雨水掺杂着废弃物从桶中溢出,四周一片狼藉,地面低洼处积存着一滩滩黑水。

  在企业相关人员向记者出示的《环境影响报告书》上这样描述大油桶中的废弃物:“M及DM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树脂主要成分为疏水性大分子化合物,与沥青成分相近,根据原沈阳东北助剂多年的运行实践,作为防水剂出售是可行的。根据国际有关方面的报道,这种树脂经精细加工后,可作为石油输送管道的缓蚀剂,价值数万元/吨,但国内这项技术尚不成熟,拟建厂建成后将就此进行进一步研究。”

  但是,根据现行《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有机溶剂参与反应的化学过程中产生的反应残余物、吸附过滤物及载体、清洗杂物等均属于危险废物,应进行专门储存、管理,并交由有资质的危废处置企业处理。

  在公司厂区附近,有多个坑洼堆积着疑似危废物质,还有装满灰色块状物质的编织袋,编织袋上印着“东北助剂”字样。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公司相关负责人最终出示了两张危险废物转移联单(日期分别是2012年2月16日和2013年4月1日)。“我们肯定还有更多,但现在找不到了。”

  迟来的政府承诺

  企业也为周围的农民提供了工作机会。据了解,附近村庄里大约七八十人在工厂上班。对于当地政府来说,除了提供就业机会以外,东北助剂也是当地的利税大户,对武强县的财政收入贡献很大。

  据相关媒体资料显示,“武强镇政府根据本镇实际,企业入驻前放宽准入条件,企业发展中协调破解土地、资金等瓶颈制约,有效促进企业的发展。在武强镇党委、政府严肃果断治理了武安庄村个别村民因一己私欲多次扰乱企业的正常生产事件后,企业才转变了整体搬迁武邑的想法。”

  这里所说的土地瓶颈,或许就是东北助剂290亩的厂区用地。

  “原来是武安庄村的耕种用地,以1亩地每年450元的价格从我们手中租的。”武安庄村一位村民对这个价格很不满意,他还曾向土地管理部门反映此事,但并未得到回复。

  而“因一己私欲扰乱企业正常生产”,指的则是数年之前的一起村民索要赔偿事件。那么,此次影响到省级政府部门,涉及到衡水市武强县、沧州市献县、泊头市10余个村庄的大规模围堵事件,又将怎样定性?

  在厂区附近农作物大面积枯死之后,武强县环保局监测站与献县环保局监测站第一时间对公司周围农田积水进行了采样监测,监测结果为:化学需氧量、pH浓度、特征污染物均达到《农田灌溉水质标准》中旱作标准。

  但是,这个结果说服不了村民。9月8日,衡水市环保局、武强县环保局在公安局和公证人员的陪同下,再次进行水样提取,送北京检测。

  此次围堵事件发生至今,武强县政府部门采取了较为有效的措施,使得事件各方均保持了冷静和克制,未曾发生任何激烈的冲突;9月6日,相关部门已经对东北助剂查封、断电。同时,以县政府公告形式向村民做出承诺,除了回应村民诉求、核实农作物受损情况并组织赔偿之外,最为关键的两条是“对企业停产整顿,不达标不开工,后续问题不解决不开工”;“经权威机构会诊检测后,按照有关程序和政策依法处置,对企业该关闭坚决关闭”。

  但是,村民们始终不相信政府和企业的承诺:污染能够控制到他们满意。村民们铁了心地要求拆除生产设备。

  东北助剂是关闭,或整改,仍是悬疑。